Tibet@2010: 札日南木措

在冈底斯山群峰之间,分布着阿里地区最大和位居西藏第三的咸水湖扎日南木措。它的面积有1023平方公里,湖面海拔4613米,是一个东西长近54公里,南北宽约20公里的大湖。

扎日南木错是国家级著名湿地,位于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措勤县东北部,距离措勤县城12公里。距离阿里地区行署所在地狮泉河镇500公里左右。

扎日南木错坐落在高原隆起过程中沿东西断裂陷落而形成的大型构造盆地,湖体北面的山麓可见平齐的三角形断层崖。早在千万年前,这里曾经历过翻天覆地的火山爆发,由红黑相间的火山灰烬、熔岩流和火山碎屑组成的岩层,在后期喜马拉雅造山运动的作用下卷曲扭折,形成造型流动图案。

在湖的正北濒湖而立的木诺山孤峰,由两、三亿年前形成于海底的黑色石灰岩构成,海拔5174米,高出湖面500多米,攀上山崖,扎日南木错尽收眼底,这里是观赏湖光山色最好的景点。

从木诺峰南麓的湖滨向东南方向湖面,有一条弧形沙堤延伸至湖心孤岛,沿沙堤步行即可直抵孤岛,岛上熔岩错落,站在岛上环顾四周,湖天一色,涛声不绝,是观湖的又一佳处。

Advertisements

Tibet@2010: 古格王朝遗址

西藏吐蕃王朝之后的600多年间,一个名为古格的王国雄踞西藏西部,弘扬佛教,抵御外侮,在历史舞台上留下浓墨重彩。然而,300年前,古格王朝突然由盛而衰,瞬间消失于茫茫沙海。偌大的王国仅留下恢弘的遗址和遗物——各类殿堂房屋445座,洞窟879孔,碉楼58座,各类佛塔28座,塔墙1道,防卫墙 10道,隧道或暗道4条,总面积达72万平方米!

古格王国最神秘的地方在于,拥有如此成熟、灿烂文化的王国是如何在一夜之间突然、彻底消失的。在其后的几个世纪,人类几乎不知其存在,没有人类活动去破坏它的建筑和街道,修正它的文字和宗教,篡改它的壁画和艺术风格。它甚至保留着遭到毁灭的现场。

唯一不能够了解的,就是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在17世纪的时候,古格里面已经有了西方来的传教士,当时的古格王和古格的宗教领袖,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古格国王开始借助西方传教士的力量削弱佛教的影响。1633年,僧侣们发动叛乱,古格王的弟弟勾结了与古格同宗的拉达克王室利用拉达克的军队攻打古格都城,企图推翻古格王朝,于是一场残酷的攻坚战就在这里打响。

而建在一座山上的古格王宫是西藏防守能力最强的建筑,整个王宫只有一条隧道可以通到山上,从这里绝对没有可能攻打上去,而另外的地方全都是悬崖。

战斗持续了很长时间之后,拉达克开始驱赶古格的老百姓在古格的半山腰修建一座石头楼,他们的想法是等这座建筑修的和山顶一样高的时候,他们就可以最终拿下古格了。

现在我们在古格的半山腰可以看到这座石楼的遗址,很好找的,因为周围的建筑都是土的,只有这里是石头砌成的。并没有修完,大概有十几米高。没有修完的原因是因为在修的时候,上面的古格王出了变故。据说,由于拉达克人强迫古格的老百姓日以继夜的修石楼,老百姓在下面非常凄苦的唱歌,被国王听到了,国王非常难过,于是做出了决定。

一说国王最后从悬崖上跳了下去,国王一死,古格自然也就城破了;另一种说法是为了挽救百姓古格王投降了。从历史记载上来看,似乎后一种情况更可靠。杨公素在《中国反对外国侵略干涉西藏地方斗争史》及伍昆明《早期传教士进藏活动史》的记载是,古格的最后一个国王及全家被拉达克人拉回拉达克都城列城关进了监狱。

不管国王最后的下场怎么样,古格老百姓的结局却都很惨,古格下面的无头藏尸洞就是证明。但是藏尸洞里的尸体远没有十万只多,而现在又找不到古格人的后裔,那么当日十万之众的古格人如何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呢?古格,从此成为西藏神奇地域的谜中之谜!古格王国永远是一个诱惑,亟待人们去探索,去发现,去破译……

Tibet@2010: 扎达土林

扎达土林位于西藏阿里地区扎达县境内,是扎达县最著名的地貌风光区。札达土林地貌发育最好的地区是以托林镇为中心的大片地区,分布高度是海拔 3750―4450米,其面积约888平方公里,札达土林分布的总面积约为2464平方公里,是世界上最典型、分布面积最大的第三系地层风化形成的土林。

扎达土林地貌在地质学上叫河湖相,成因于百万年的地质变迁。地质学家考证,一百多万年前,扎达到普兰之间是个方圆500多公里的大湖,喜马拉雅造山运动使湖盆升高,水位线递减,冲磨出“建筑物”的层高,历经风雨侵蚀,在壁立陡峭的山岩上雕琢出今日的模样。

水平岩层地貌经洪水冲刷、风化剥蚀而形成的独特地貌,陡峭挺拔,雄伟多姿。蜿蜒的象泉河水在土林的峡谷中静静流淌,宛若置身于仙境中,梦游一个奇幻无比的世界。明丽的晚霞赋予土林生命的灵光,似一座座城堡、一群群碉楼、一顶顶帐篷、一层层宫殿,参差嵯峨,仪态万千,面对着大自然的杰作真让人惊叹不已。

土林地貌是阿里的一大奇观。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扎达一带是一片汪洋,蓝天之下只有水和风。后来,土林山渐渐从海里冒了出来。虽然这是一个美丽的传说,却含有一定的科学道理。据科学家考证,这里曾经是一个方圆500公里的大湖,是喜马拉雅造山运动使湖盆升高,水位递减,露出水面的山岩经风雨长期侵蚀才雕琢出了现在这副景象。

土林里的“树木”高低错落达数十米,千姿百态,别有情趣。汽车行进其间,就像是绕着众多巨人的脚掌打圈。札达也没有路。沿着固有的车辙在山谷间穿梭,浓浓密密的土林就那样伴随着你,在路边浩浩荡荡好几十公里。

札达的土林,是名副其实不折不扣的土林。除了黄土,就是黄沙。传说中养育了四方儿女十万之众的朗钦藏布河,大部分水域都已经干涸;或曾有过的绿洲,也萎缩殆尽所剩无几了。没有绿色,就意味着没有生灵;没有生灵,就只有死一般的寂静。咋一眼看去,那些土林就象是天然的一排排城堡碉楼,只消稍稍凝望,便生出无数暇想,仿佛那些雕镂城堡里秘密地驻扎着千军万马,随时都会随着一声令下杀将出来。然而,无论你凝望多久,也终究听不到那样的一声怒喝。除了死一般的寂静,什么都没有。你自己试着喊一嗓子,声音也被酥松的土质全盘吸收,连一点回声也听不到。

穿越扎达土林,我们到达了扎达县城,在托林寺方才找回这片土地上生命的气息。

Tibet@2010: 冈仁波齐峰

冈底斯山主峰冈仁波齐峰,海拔6638米,梵语称之为“湿婆(印度一种神的名字)的天堂”,藏语意为“神灵之山”,冈仁波齐峰的腰部是较大的淡红色平台,平台边缘被冰雪侵蚀,风化严重,呈犬牙状,平台上有一圈凹进去的沟槽。冈仁波齐峰经常被白云缭绕,很难目睹其真容,峰顶终年积雪,威凛万峰之上,极具视觉和心灵震撼力。

冈仁波齐峰被称为神山,可见其地位是世界性的,苯教便发源于此,每年来自印度、尼泊尔、不丹以及我国各大藏区的朝圣队伍们络绎不绝,更体现出此峰的神圣意味。由于多种原因,至今仍是一座无人问津的处女峰。

为了表示尊敬,多数来到神山的游客都会转山,一般需要在山上过一夜。转山是来自不同地方朝圣者最常采用的方式。转山道分两条:外线是以冈底斯山为核心的大环山线路,内线是以冈底斯山南侧的因揭陀山为核心的小环山线路。外线总长32公里,徒步需3天功夫,磕长头则需15-20天。转山人一般都是在转足13圈外线之后再转内线。每逢藏历马年,转山的朝圣者最多。

而我们由于时间不够,唯有独辟幽静。

亲近冈仁波齐主峰。

一路上惊险之余,还有不少意外的惊喜。

神圣的冈仁波齐,一直庇护着山脚下的这座叫做塔钦的小镇。

Tibet@2010: 玛旁日出

2010.09.26,玛旁雍措,日出,美得只有让人凄绝的心碎……

后期处理照片的过程中,我不止一次抱怨自己为何当时不把图片分辨率提高,为何急急忙忙的赶往冈仁波切…… 一切的追悔似乎并没意义,而又似乎冥冥中埋下了再度亲近这片圣湖的梦想。

对于未来者,西藏是令人神往的净土;
对于在此者,西藏是一种生活的方式;
对于离去者,西藏是魂牵梦绕的家园……

Tibet@2010: 玛旁日落

网上有些拍摄玛旁雍措日落的照片其实是纳木措日落的图片。真正到过玛旁雍措的人都知道:玛旁雍措在山的东面,太阳只会从西面的天空日落 —— 跟鬼湖拉昂措在同一个方向。所以以后看到太阳跟玛旁雍措在同一个方向上的照片,要么他拍的实际上是日出,要么那里根本就不是玛旁雍措:-)

大地的万物都镀上了金光耀眼的颜色。

真正的玛旁雍措日落,漫天变幻的彩霞。

Tibet@2010: 西藏圣湖(2/3) – 玛旁雍措

西藏的三大圣湖纳木措、玛旁雍措和羊卓雍措。

从希夏邦玛到玛旁雍措需要在萨嘎或者老仲巴休息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醒来便马不停蹄的向“世界的中心”进发。玛旁雍错是西藏最知名的圣湖,在玛旁雍错、纳木错、羊卓雍错三大神湖中被视为“大姐”。她和冈仁波钦被佛教、印度教、誊教和苯教尊为神山、圣湖,佛教信徒和苯教徒把它看作是至上圣地和“世界中心”。玛旁雍措有“世界江河之母”的美誉,是唐朝高僧玄奘在《大唐西域记》中称为“西天瑶池”的地方,它确实令人痴迷沉醉。

一望无际的湖面,在风平浪静时,犹如明镜,蓝天白云、雪峰峭壁倒映其中,出神入化;微风过后,拂起阵阵涟漪,像一串串笆音,引发心灵的震颤;云开雾散之际,波光粼粼,似堆金撒银,给人以富足感。

玛旁雍措海拔4587米,湖水由冈底斯山的冰雪融化而来,清澈甘冽,纤尘不染。湖水最深处为81.8米,湖心透明度高达14米,是我国目前实测透明度最大的湖。

玛旁雍措得名于11世纪在此湖畔进行的一场宗教大战,它在藏语中意为“不可战胜的湖泊”。藏传佛教噶举派与苯教的争斗逐渐获胜后,便把已经沿用了很多世纪的“玛垂措”改名为“玛旁雍措”,即“永远不败之碧玉湖”。

奇特的是,玛旁雍错是神湖,它的旁边却有一个鬼湖,藏语叫“拉昂错”,意为“有毒的黑湖”。这两个湖就像是冈仁波钦的两只眼睛,从外表看来并没有多大区别,更想不到玛旁雍错是淡水湖,而拉昂错是咸水湖。有人说这两个湖像两颗心,一白一黑,白的自然是玛旁雍错,黑的就是拉昂错。人们敬仰神湖,同时也畏惧鬼湖。

即乌寺是建立在湖边山上的一座小寺,据说莲花生曾在寺内的洞穴中打坐,虽然规模比较小,只是在山坡上有几间藏式佛舍,但它的建筑布局却和布达拉宫同出一辙。

不转湖的话,可爬到即乌寺的山坡上,俯瞰整个蔚蓝色的圣湖。

爬到即乌寺的山坡上,寺门早已关闭就剩下一头小幼獒静静地陪伴我等待并观赏着玛旁的日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