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录: 初到上海

人不能让自己闲着,闲着的时候脑袋总是天马行空,容易滋生不现实的想法,记起无聊的事情。本来写这个帖子纯粹为了是打发现在火车上无所事事的时间。结果,从广州去上海才坐2个小时的飞机,而写那么几段话,居然花了2天的时间!好像这就是IE们的天性:你收发一条路由可能不足一秒钟,要解析清楚的话,如果愿意可以讲上一天。——那2千2百块钱,不是7月份的工资,而是2月份到7月份共6个月的工资……然后8月份的工资没有来得及拿就去上海了……还是比较幸运 —— 如果你打算创业,先做好大半年零收入的准备再说。

03年,9月3号;早上9点钟的飞机,中午11点左右那架波音-777就降落在浦东机场。那个时候广州还在用老的白云机场,浦东机场自然成了当时候中国最大也最漂亮的飞机场。拖着那个大箱子走出机场正门,一股风吹了过来:“有点凉爽!”广州还是酷热连连的时候,秋天已经来到了上海。没有急着找机场大巴,对我而言:诺大的上海,既然没有目标,自然搁哪都一样。在机场的便利店买了一包烟,默默的看着眼前穿梭不止的车流,悠悠的抽完来到上海以后的第一根烟。打了个电话给老胡,说到上海了,问了一下设备什么时候发过来;然后他告诉我先找个五星级酒店先住下来。当时居然没有意识到他在开玩笑。顺着站牌从机场1线一直看到机场5线,没一个地名见过的,也就没什么想法。正好机场5线的车开了过来,就跳了上去。

挑了个靠窗户的位子坐下,太阳从窗外射进来,在离开浦东机场的时候,又好好欣赏了一下,心里莫名兴奋起来。大巴开了好久,终于还是停了下来。下车的时候问了一下售票员这是什么地方,“张杨路”。03年的张杨路,和广州的工业大道差不多。

拖着一个大箱子,身上还背着个i系列1900的笔记本,也懒得找什么五星级酒店了。看到马路边上有一个招待所,也就是后来北京wolf旁边的那个“忆客家”同一个级别的店吧。发现两个事情:1. 洗澡的时候喝了一口水,觉得有股怪味,硬硬的感觉;2. 洗完澡以后打开窗看出去:上海的自行车怎么那么多?!

坐在床上粗略的做了一下预算:先想想招收第一名学员需要多长时间?然后再把需要的开支列出来?最后把身上的现金按照单位时间分配到各项开支上面去。例如:如果招收到第一名学员需要X天的话,在这X天以内,平均每天住宿费是多少、吃饭吃多少钱的;这样算下来是一个数字。这样大概知道我要找多少钱租金的房子了。还有另一种算法,就是根据单位开支把时间分配进去。例如:如果房租加上吃饭每天需要Y元的话,这样算下来又是另外一个数字,意味身上的钱只够我存活多少天。我需要在这段时间内招收到第一名学员。现金是常量,变量就是X和Y两个。你不能同时带两个变量来创业,总得替自己确定一个下来,然后求出另外一个结果。我也必须从两项参数中确定一个。但不能马上做出决定,因为还差一个重要元素才能组成这个方程式:X和Y的取值范围。

喝了点啤酒——上海有一种叫“三得利”的,2.5元/罐;之后有一段时间都喝这个牌子;直到陈江(1980年生人,高中肄业,现供职于上海电信设计院)来了之后跟我说是小日本出的,后来就没有喝了。上海没有“生力”,只有“百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